技术到产业的一步之遥,颠覆传统相片

图片 16

图片 1胡征与李雪静工作时。

你能想象汽车从打印机里打印出来吗?你能相信巧克力也可以打印吗?你能做到手机也可以直接打印?是不是感觉像科幻?像做梦?但是,3D打印机确实给人类带来了的震撼!
3D打印的“前世”与“今生”
如果当初西游的时候,八戒也带上这样一台3D打印机,他是否会摸着滚圆的肚皮说:“师父,以后吃穿不愁了,也不用大师兄出去化缘了。”
3D打印机真的如此神奇吗?3D打印机到底是何方神圣?3D打印的“前世”与“今生”又是如何的呢?
3D打印机,即快速成形技术的一种机器。
它有三个基本的要素:,需要数字模型文件为基础,简称“印前建模”;第二,需要粉末状金属或塑料等可粘合材料,简称“打印原料”;第三,打印机通过逐层打印的方式来构造物体,简称“3D原理”。简单地说,就是把数据和原料放进3D打印机中,机器会按照程序把产品一层层造出来。由此可见,对于八戒来说,大师兄还是需要出去化缘的,因为缺乏足够的“打印原料”。而“印前建模”则可完全省去,因为八戒对食物的造型大概没有太高的要求。
3D打印源自100多年前美国研究的照相雕塑和地貌成形技术,上世纪80年代已有雏形,其学名为“快速成型”。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3D打印技术发展成熟并被广泛应用。1995年,麻省理工创造了“三维打印”一词,当时的毕业生JimBredt和TimAnderson修改了喷墨打印机方案,变为把约束溶剂挤压到粉末床的解决方案,而不是把墨水挤压在纸张上的方案。
2003年以来三维打印机的销售逐渐扩大。2013年5月22日,NASA已选中总部位于得克萨斯州的系统和材料研究公司,向其投资12.5万美元,研发能为宇航员制造“营养可口”食品的3D打印机。
越往后看,我们越觉得科幻、疯狂,但是3D打印机的确潜力无限,否则,不会上至企业政府下至贩夫走卒都对它兴致盎然。它的整个发展历程向我们表明,它是“19世纪的思想,20世纪的技术,21世纪的市场”。
3D打印技术发展到如今,席卷了欧美市场,并逐渐深入到亚太地区,尤其是中国。
2013年9月全球两大3D打印之一的Stratasys公司与素以办公用品闻名的台湾震旦集团展开战略合作,拓展中国3D打印市场;另一家德国设计导向集成科技公司EOS也在华建立总部及研发中心。两大打印巨头的投资和布局绝不是盲目和偶然的,他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的趋势:亚太地区的3D打印市场正经历从无到有的过程——由于3D打印诞生于美国,在美国发展20多年以后,波的尝鲜需求可能日益饱和,未来渗透率的提高主要依靠更高性打印设备和耗材对3D打印应用边界的拓展,以及与云制造相关的商业模式的再创新。但亚太地区市场规模正处于从无到有的扩张阶段,未来有望保持60%以上的高速增长。这两大3D巨头正是看到了中国地区巨大的财富和市场契机,于是,在中国3D市场萌芽阶段就迅速布局,以掘得桶金。中国企业若还不动手,只怕以后连“喝汤”的机会都没有了。在市场营销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抢占市场机会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根据WohlersAssociates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3D打印产业的销售收入规模已达22.04亿美元,比去年增长28.6%,如果从1993年算起,年均复合增速为17.7%,近两年同比增速升至25%。以这个速度发展,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中国3D打印是否有市场,而只是不清楚这个市场未来将发展到多大规模。根据现有发展趋势和资料数据,我们可以肯定的是:3D打印必将在中国的市场上占据一个重要地位,它将是21世纪中国市场的“新宠”!
产业化呼唤3D打印 1、工业生产变革的需要 3D打印技术能带来工业生产的变革。
3D打印技术突出的优点是无需机械加工或任何已有模具,就能直接从计算机模型数据中生成任何形状的零件,从而极大地缩短产品的研制周期,提高生产效率并降低生产成本。
与传统打印技术相比,3D打印技术通过摒弃生产线而降低了成本并大幅减少了材料浪费;它还可以制造出传统生产技术无法制造出的外形,让人们可以更有效地设计出美观实用的物品;另外,在具有良好设计概念和设计过程的情况下,3D打印技术还可以简化生产制造过程,快速有效又廉价地生产出单个物品;在3D打印技术中,原材料能全部运用到生产所需要的产品上,它生产出的零件更加精细轻盈,与机器制造出的零件相比,打印出来的产品的重量要轻60%,并且同样坚固。
简而言之,3D打印技术能帮助工业生产缩短生产周期,节省生产材料,并能生产出“个性化”、无形状限制的产品或零件,还能保证产品的质量。3D打印技术是否能颠覆传统产业,现在还很难说,但它的确为工业生产带来了有力的变革,尤其是工业技术的变革。
众所周知,中国正处于工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3D打印技术的发展为中国带来了巨大机遇,产业运用3D打印技术可享受更快捷和的制造过程。正如震旦集团所称道的,在打样、开模阶段,平均可降低约50%的制造费用,缩短70%的加工周期,并能将复杂设计制造一体化。2013年10月17-19日在珠海航展馆举行的3D打印应用及数码图文快印展览会成功吸引多家中国3D打印的龙头企业参展,试问,如果3D打印在中国没有什么市场,为什么如此多的企业会蠢蠢欲动,欲分3D打印市场的一杯羹?
2、个性化生活消费的需要 3D打印技术的“个性化”定制能更好地满足人们的需求。
市场与销售,终都要回归到消费者的需求。
上海首家3D照相馆"EPOCH时光机"于2013年5月5日现身上海。该照相馆由一群“80后海归”共同创立,引进国际先进的工业级全彩3D打印设备,运用前沿的3D科技及的后期制作工艺,记录与重现重要的时光。在整个3D体验过程中,设计师会将顾客的全身外形扫描至电脑,再根据顾客的设想进行定制化设计,并通过全彩3D打印及一系列精细的手工雕琢,终呈现出拥有顾客独特印记并能表达自我与内心的作品。为了让顾客与独立设计师一起进行灵感创作,"EPOCH时光机"采用定制化理念,通过艺术和科技结合的方式更纯粹地展现顾客的想法,每天只接受10位顾客预约。对EPOCH而言,顾客的体验和心灵的碰撞与作品本身一样重要。3D打印技术脱离了传统二维的空间束缚,进入到三维空间,这是EPOCH能进行定制化设计的技术保证。在定制化设计过程中,前期的数据建模,后期耐心的精雕细琢是个性化产品的保证。而整个环节中起决定作用的是顾客与设计师的全程、全面的互动,正是这种互动,使消费者直接清晰地表达出自己对产品的想法与要求,而设计者也在时间清晰地理解了客户的需求,使他能做出有益于顾客的调整。
还有苏州的华漫信息服务公司旗下的漫品印象就是专注于3D形象服务的品牌。华漫信息服务成立于2009年,是由来自中科院、清华、浙大等高校的一群博士组成的技术创业型公司。创始人彭博士是在国内早开展人脸体征识别的研究者,华漫公司将人脸识别建模与3D技术结合在一起,研制出具有领先的DTC3D照相系统及系列产品。“漫品印象”为华漫旗下3D照相馆品牌,秉承为用科技与艺术的智慧创造生活乐趣理念服务消费者,已成为国内3D照相行业的开拓者,并致力于成为个性化3D形象领先的服务商。
由此可见,未来中国3D打印的个性定制化这块要做好两个方面的事情:,“硬件”技术要过关,无论是3D打印技术本身还是后期的雕琢技术;第二,“软件”服务要到位,这是重心,指的是互动。然而,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它们所指向的中心却只有一个——消费者的需求,只是个性化定制能够更大程度地满足消费者需求,能黏住更多忠实的客户。
由此可见,3D打印技术对中国是一种立体式的渗透,它并不局限于哪一个行业,这让人想起了次工业革命时蒸汽机的广泛运用,也让人想起了第二次工业革命时电力的广泛运用一样。3D打印是否会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标志,我们还要拭目以待,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它对中国乃至世界各行各业已经造成不可小觑的影响。
从技术到产业的关键一步
据麦肯锡研究报告表明,到2025年,3D打印产生的经济影响将达2300亿美元。在我国,3D打印已列入国家科技计划,目前主要应用在航空、汽车,医疗等行业。未来几年内,航天军工、民用消费、模具设计三驾马车将驱动我国3D打印需求跨越式增长,3D打印即将拉开与发达国家竞争的序幕。
全球经济形势不断回暖,全球3D打印市场多年的积累并持续不断地向亚太地区渗透,以及中国市场对3D打印技术的内在需求和政策、资金的支持,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国3D打印市场的春天即将到来,关键要看中国企业是否能把握住机会,是否有勇气和魄力摘下这个市场的皇冠。
所以,3D打印在中国的梦想与现实的距离并不太遥远,但是,也面临许多重要的挑战,关键的关键就是产业化和市场化,比如3D打印技术有待进一步改进、“打印原料”价格偏高、缺乏强大金融支持等。
从技术上来说,3D打印技术能否在精度上,达到传统机械加工零件需达到的微米级别,同时还要以同样高的效率生产出来,这都是技术难题。而“批量化”生产对3D打印技术来说,正是它的“软肋”,与传统的工业技术相比,在规模化生产上,它完全不占优势。
从原材料上来看,低端3D打印机市场上,人们普遍采用的是单色热塑性挤出技术,这种方法是通过打印头将少量高温加热的ABS塑料丝挤出,进而塑造成立体模型。但这种方法存在很多弊端,其中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原材料成本太高,ABS塑料的价格目前仍在34美元~45美元/公斤上下浮动。而3D打印机市场上,高精度、高强度、能够长期应用、耐疲劳的“打印原料”以及工艺标准都存在巨大问题和挑战。
从资金链上来说,3D打印产业的发展不仅取决于技术、原料,还取决于金融支持,目前急需整合资源、资金链条。这就需要国内良好的政策导向、金融支持和规模投资。资金一旦跟得上3D打印产业发展的脚步,那么,技术与原料上存在的压力将会得到有效的缓解,实现3D打印产业的良性发展。

15岁开始学摄影,开过影楼也经营过自拍馆,曾南下为柬埔寨总理拍照,成为当地杂志指定摄影师。入行35年经历数次关门歇业,却在知天命之年选择重新出发,回归纯粹的证件照。

中新网上海8月23日电 题:“海归”夫妇打造亲民3D造像馆 颠覆传统相片

他的从业经历几乎是照相行业大起大落的一段缩影,一次次选择背后,是手艺人的偏执与坚守。

作者 叶艺勤

暗房是少年时代的“游乐园”

沈卫林,这个有些腼腆的绍兴男人,说起与影像结缘的经历时略显感伤:母亲从外地城里远嫁到绍兴一处小山村,沈卫林周岁时母亲带他到镇上的照相馆拍照,同是外地人的老板娘看母子俩在绍兴没有娘家亲戚就认沈母做了干女儿,沈卫林因此有了一对开照相馆的“外公外婆”。

图片 2

图片 3

沈卫林童年时期的照片,由开相馆的外公拍摄  

从那时起,沈卫林每年都在照相馆拍照留念,童年时代的大部分玩耍时间也都是在暗房里度过,从小的耳濡目染使他对照相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情感。15岁那年起,他一边读书一边学拍照,直到1991年,他才开始经营自己的照相馆。

“圆盘开始转了,眼睛直视前方,保持住面部表情……”走进位于上海虹口区的“新享相3D造像馆”时,老板胡征正一丝不苟地为一位女孩做360°“扫描”,老板娘李雪静则站在拍摄区旁,时而看看电脑屏幕,时而看看相机,认真监督着。

用匠人精神死磕每一张照片

90年代初“黑白艺术照”风头正劲,那时的沈卫林也意气风发,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听说金华市里谁拍的照片最好,他就暗下决心一定要超过人家。师从福建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的学习经历给他带来很多灵感,他意识到硬件的升级对作品提升有很大帮助,于是先后斥巨资购买了两台标价2万元的玛米亚相机,独创出高调黑白照片拍摄技法,照片留白部分再用手写字体加以点缀,这样诗情画意的写真在金华当地引领了一阵风潮。

图片 4

沈卫林当年独创的高调黑白艺术照

“那时生意好到超乎想象,早上被房东叫醒,说快点出来拍照,排队的人都快把大门挤破了!”沈卫林夫妇常常从早上8点拍到晚上10点,平均一天要拍摄、处理5卷135胶卷近200张照片,每天忙到夜里12点才收工,还常常要通宵冲洗照片,对他们来说睡觉是最奢侈的事情。

图片 5

图片 6

沈卫林拍摄的妻子,两人也是因摄影结缘

为了让自己轻松一点,他也曾试过招学徒,然而郁闷的是,同样的底片、同样的曝光、同样的方法,徒弟们洗出来的照片就是达不到他想要的感觉,为了保证每张照片的效果,他还是选择亲力亲为。

图片 7

家里仍保留着当年“天价”买来的器材

“我当年十分钟就可以搞定一张黑白证件快照,从拍摄到冲洗再到出照片,别人最少要半小时,所以金华所有开照相馆的人都拿到我这边来冲洗。”虽然用的是便宜的盘装胶卷,但是凭借着过硬的冲洗技术,沈卫林洗出来的照片放大到40寸都没有颗粒。

这是一家本月18日才正式开张的夫妻店,老板和老板娘都是日本“海归”。由于新请来的技师操作还未上手,夫妻俩亲自上阵为顾客服务。

照相是一辈子都放不下的手艺

受到台湾的影响,大陆在90年代也刮起婚纱照风潮。1994年,沈卫林开始在金华拍婚纱照,直到1998年婚纱照相行业在当地迎来了顶峰,沈卫林一天要接待七八对新人,“那时刚流行外拍,预约两三对、从外地突然结伴两对、临时上门两对都在当天拍完。我老婆和一个学徒负责化妆,我一人掌镜完成拍摄。”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90年代拍摄的婚纱客片

1998年也是数码摄影的萌芽期,沈卫林用2万8千元置办了数码相机、电脑和打印机和扫描仪,成了当地第一个使用数码相机和photoshop的人。

然而由于房租涨价问题,加上妻子有了身孕,沈卫林的相馆在2000年元旦前夕关门歇业。半年没有照相,沈卫林待不住了。2000年中旬,恰逢香港的朋友在金边开了家影楼,邀请他去当摄影师,机缘之下,沈卫林为柬埔寨总理一家拍了照片,成为当地杂志的指定摄影师。

2001年春节后,他又辗转回到金华重新开业,加盟柯达公司做起了彩扩,随后事情开始变化。2003年,整个行业开始向数码摄影转型,没有了冲洗胶卷的业务,沈卫林的照相馆少了一大优势,当初花费十五万买来的柯达机器,最后也只是当废铁卖了2000元。

2006年工作室模式刚兴起,沈卫林就打出了“影楼服务工作室拍摄”的理念,那时也是员工最多的时期,由于不善管理,影楼团队也在2014年解散了。

后来赶上“自拍馆”的风潮,投入十几万购买设备,由于操作不便,自拍馆也没流行多久,沈卫林于是下决心将自拍馆转型专拍证件照。

图片 11

2014年开业的自拍馆

沈卫林夫妇俩的从业经历与影像行业发展史不谋而合,虽然一路走来跌跌撞撞,他却从来没想过要放弃或转行,“虽然没做大,但我一直在流行的前列,店里的生意也比较稳。我也没想着赚多少钱,可能照相就是一辈子都放不下的手艺吧。”

由于常年举着相机,沈卫林和妻子都得了拍照后遗症——右手网球肘——手肘外侧肌腱发炎疼痛,沈卫林笑称如今是真的放不下了,“从前一天不拿相机心就发慌,现在是拿一天相机手就痛几天”。

“这照相馆算是我们的二次创业吧。我们公司本身就是做3D立体建模,4月份在员工的提议下,大家觉得3D照相还是很有市场,就开始着手做了。对我们来说,这只是业务的另一个拓展应用。这几天已经有10多位顾客来体验了。”这位侃侃而谈的李雪静主要负责公司的市场及出口对接,胡征则负责公司日常管理、技术监督与运用,夫妻俩“女主外男主内”分工明确。

店面越开越小,业务越做越精

看着行业内一批批小相馆关门,沈卫林十分感慨,“很多顾客都说,现在找来找去都找不到照相馆”,他却从中看到了商机,“生活中人们对证件照的需求越来越大了,办各种证件、考试、出国都要用证件照,而且大家都开始关注证件照的品质。”

同时他业意识到照相行业正在发生重大的变化和转折,如果不能改善照相馆自身的环境和服务方法,注定会被时代浪潮所淘汰。

图片 12

普通证件照和汇美完美证照对比

在2017年国际摄影器材和数码影像展览会上,沈卫林恰巧了解到汇美相馆的经营新模式,凭借着30多年来的经验积累,他马上意识到汇美灯光的独特之处,当下就决定购买一套汇美证照系统和DX100彩扩机。

沈卫林也曾想要把店做大,却苦于只懂技术不懂管理。在进一步了解汇美较成熟的规模化经营体系之后,他毅然决定加盟汇美,把自拍馆升级改造成汇美相馆。“只做证件照,心里不是没有落差,但是我觉得自己能做好。”

图片 13

图片 14

自拍馆升级成为汇美相馆

4月2日,汇美相馆金华婺城店开始试营业。开门第一天就有超过50单生意,夫妻俩又找回了90年代写真时期的忙碌感。

新店就在民政局楼下,大部分客人是来拍结婚登记照的。就在试营业前一天晚上,店里来了一对新人,由于不满意影楼赠送的结婚登记照,想找个地方重拍,报价之后这对新人有些犹豫,沈卫林说“先拍,拍完你们觉得值就要,觉得不值不要就行了”,打灯、拍摄、出片,一整套流程下来,这对顾客拿到最后的成品特别开心,沈卫林这才松了口气。

图片 15

完美结婚登记照,汇美相馆拍摄

摄影到底是事业是生意还是兴趣?入行35年的沈卫林对此没有过多解答,“从前那些来拍照的客人都成了知心朋友,有些顾客比我年纪大,如今六十多岁了,家里仍然挂着我当年拍的照片。”

也许,一张照片对于普通人只是微薄的存在,对于摄影匠人来说,这方寸之间却藏着他的一段人生。

2000年在日本时,胡征与李雪静是语言班的同学,从相识、相知、相恋到相守,他们可谓是留学[微博]生当中的“爱情典范”。

汇美相馆金华婺城店已于4月7日正式开业,欢迎莅临!

汇美相馆金华婺城店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双溪西路489号(民政局楼下)

电话:0579-82382902

营业时间:9:00-21:00

图片 16

“我其实想法很简单,结婚生子,平平淡淡地过日子。毕业后,我在日本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可是他(胡征)却抱着‘我的土地在中国’的想法,工作都没找就直接回国了。”回忆起往事,李雪静淡淡地笑着说。

2005年,李雪静被日本公司派回中国考[微博]察国内市场。那一年里,她感受到了中国的发展、活力与热情,“不像日本,每天按部就班。在中国呆了后就不想回去了”。

而当时,胡征的职业道路走的并不十分顺利,于是李雪静便辞职回国,两人开始筹划起自主创业。

“在日本那么长时间,也有了自己的人脉网络,所以我们在2006年注册了公司,主要是做日本人来华的咨询服务。”李雪静说,“2007年,有一位顾客一心想要买到高质量的水晶内雕,为满足他的需求,我们开始四处寻找,就这样机缘巧合,我们逐步把公司转型了,开始主攻3D立体建模。”

她接着说:“3D照相是一种新鲜事物,我们的定位是想让更多的年轻人来体验这种新科技。我们也想将‘新享相’打造成充满现代气息的传统照相馆,因为顾客不能立即拿到成品,这样多了一份期盼的心情。”

“相比其它3D照相馆,我们走的是亲民路线,产品种类丰富,比如3D彩色‘相片’、3D水晶黑白‘相片’等,价格从几十元到数千元的都有,顾客可根据自己的喜好和实际情况来选择。”胡征介绍说。

现在,这对“海归”夫妇在上海安居乐业着,虽然公司规模不大,但是对于李雪静而言“这里就是家”,“回来总归是好的,再辛苦,也是很开心”。而对于胡征,“这里是落叶归根和实现自我价值的地方”。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