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东南飞,美写手自曝给中国富二代写入学申请经历

据美国博客新闻网站“gawker.com”7月8日报道,美国纽约一名女孩的大学入学申请书引起了招生官员的注意,在申请书中,女孩讲述了自己被62岁的继父强暴的惨痛经历。

八岁那年,她的爸爸因酒驾在一场交通事故中死去。四面八方涌现的债主瓜分了她们家的工厂,所剩为数不多的财产中,又被同父异母的两位姐姐拿走了一份。母女俩生活难以维继。

本文选自小火炉的博客,点击查看原文

据了解,继父开始强暴该女孩是在她8岁那年。她表示,刚开始的时候,她觉得继父待自己还不错,但在她母亲与继父的婚姻亮起红灯时,继父便开始强暴她。读到申请书后,她的母亲便打电话报警。

我是一个专替别人代写大学申请书的 “地下黑市”
代笔人。过去三年间,我曾为中国的富裕留学[微博]生写过超过350份内容可疑的论文。尽管我的客户里什么样的人都有,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全都无法写出任
何含有确切含义的英语句子。当然,语言和文化障碍肯定是个原因;但有时你也能感觉到,中国留学生之所以这样表现,是因为太想达到美国大学招生委员会的某种
要求。

面对警方质问,她的继父表示,他从未强暴自己的继女。其辩护律师称,女孩此举只是为了吸引招生委员会的注意。然而,随着庭审的深入,继父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被布鲁克林法院判处18年有期徒刑。

十一岁那年,她的妈妈带着她嫁给一位警察。刚开始过得还好,后来发现这名警察喜欢喝酒发酒疯,甚至当着她的面X她妈妈。从此以后她的口中再没有过爸爸。

不管是因为什么,他们都会以高出我前老板所能付出的更高价格,来支付我的工资。

女孩表示,罪犯成功落网,压在自己肩上的重担终于被放了下来。“现在的我比以前开心多了,我不会忘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这些惨痛经历也不会影响我以后的生活。”

我自己其实是一个韩裔的二代美国移民[微博],不过我父母没给过我必须要成为律师或医生的压力。我在大学时主修的艺术史,然而毕业之后,我却发现自己成
了零售业里的一名临时工。那会儿每天我都躺在床上,看我朋友在 Facebook 上的
“状态”,每个人都在谈论自己梦想中的前景如何如何辉煌,我却连家门都不想出。我根本不知道我这辈子到底想干点什么,或者我是否具有某种让人能付给我工钱
的能力。

(原标题:美女孩大学入学申请书使色狼继父落网)

十四岁那年,她的继父说一些“……长这么漂亮,将来送给别人可惜……”之类的话想要强暴她,她的妈妈当头一棒将他现场打死。妈妈因杀人罪被判死刑。清算遗产时,她继父的继哥哥拿走了一半,继姑姑为了剩下的部分登记成了她的监护人。

后来有一天,我的朋友告诉我:可以去给那些亚洲留学生打造大学申请书,并以此作为揽金的手段。

十六岁那年,她的妈妈执行死刑。她去探望,妈妈告诉她,为她秘密存下一笔20万的存款,到十八岁便可取出上大学用。然后,妈妈就再也没有了。有一俩老头老太太,自称是她外公外婆,也来探监,也给她6万,说,这本来是给她母亲预备的嫁妆。她的母亲当年不顾家人反对当了酒家女,后来又不顾家人反对当了小三,有了她,从此他们便断绝了关系。

于是我立即开始上手炮制了。一开始是每小时8.5美元,不过很快就发展到两星期内坐拥2000美金入账。在一次招生期内,我替人撰写了上百份申
请,也为自己挣足了一年的水电电话费,还一次性还清我的汽车贷款。另外,为了犒劳我勤劳的双手,我还开始每周做两次日式美甲服务。

每次为人撰写申请之前,我都会先与客户进行一整天面谈,以闺蜜的方式深入了解他们的私人生活:包括家族历史啦、金融背景啦、童年秘密啦什么的。
然后我会试着从故事中找一条与个人经历或人性特点相关的主线,使之成为这篇文章中所要突出的焦点,尽量往比较大的主题上去靠,执着啊,谦逊啊,或者富有同
情心啊什么的。

十七岁那年,她已经上高中。被学校各种八卦排行榜排为校花,只是他们不知道她不堪回首的过往和家庭,她的脸上也无法绽放出少女本有的多姿多彩的笑容。她的班长多次写情书给她,她最终答应和他交往,并且幻想着将来成为班长夫人时的情形。

比如说,有这么一位女孩,就叫她 “薇”
吧,总是纠结于一个问题:她不明白为什么父母在他们的老照片里看着比现在更快乐。她觉得,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其实当年并不想要孩子,尤其是女孩了。但随着她
的长大,却发现父母工作越来越努力,挣到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公司,以此来支持她的生活。他们的笑容最终变成了一道道皱纹,因为他们决定牺牲自己的幸福,将
一切都奉献给自己的女儿。知道了这些之后,她也开始明白:原来爱是可以呈现出多种形式的。

薇还会和母亲一起去享受高档SPA。不过当她提到父母在老照片里的笑容时,我便将这个细节在她的个人申请中提炼为
“自省”
的表现。所以说,我是在伪造她的人格吗?是的。这个故事听起来很鸡汤吗?没错。但重要的是,薇得到了她心仪大学的录取通知了吗?当然得到了。

也是十七岁那年,在一个周末的夜晚,她被几个流氓盯上,强暴了她……

跟大多数从事于地下交易的人一样,我一般都是跟人在指定的车站或某个星巴克接头,拿到我的工钱。倒是不用戴墨镜穿风衣,但钱一般的确会装在最普
通的信封里。说实话,我也没时间为道德困惑去操闲心;随着我的名声越来越响亮,我发现已经没那么多时间来为客户提供足够的帮助了

——
我没法跟每个人都进行一整天面谈。因此我需要找到别的方法,来尽快完成他们的入学申请。

然后,她再也没有去过学校,再也没有见过那位班长。

我的解决办法是:写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去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我将此生最为尴尬的一个时刻,写进了一个从来都不知道
“买不起”
是什么意思的17岁中国女孩的申请书中。这件事发生在我的父亲离开我和母亲之后不久,当时我还小,家庭的财政支出濒临破产,水电都被停了;我母亲只好同时
打好几份工来养活我们。因为交不上水电费,她只能去当地的自助洗衣店去洗我们的衣服。有一天,她把衣服放到那里就出去打工,结果回来后发现:有人把我们的
东西都给偷走了,其中包括大量我们仅有的衣物,所以妈妈只能带我和妹妹去二手商店里买。有一位同学看见了我,于是第二天,她就当着全班老师的面在英语课上
叫我是个 “穷鬼”。

她的姑姑怕别人对她的家庭指指点点,便将她送到了上海的一位远房亲戚那里,找了一所中学借读。浑浑噩噩混完高中后,她回老家高考。又见到了那位班长,她远远看着他被围在许多女生男生中间讨论着试题,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走过去,站在他面前,走在他身旁,只是她猛然意识到,他们已经相距很远,很远。

在大学申请书中,这种经历简直有他妈黄金一样的分量。你可以基于这个蓝本,去发展任何能想象到的痛苦经历,而且绝对会有用

——
人们喜欢这种白手起家的故事。我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用400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这段痛苦的回忆,我依然会感觉到那种痛苦。但挣钱的快乐让我迅速甩掉痛苦,把文章发给了我这位十七岁的客户。

尽管高考成绩只有总分的一半,但还是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许多录学通知书。她本来打定注意不再去上学,可内心似乎又闪烁着一丝对大学校园的渴望。仿佛应该去那里完成一个和班长的约定,又仿佛应该完成妈妈含泪留下的遗愿。于是她便挑了一所位于上海的私立艺术学院,校方明确说明她的分数不够录取分数线,但只要通过面试和简单笔试,再一次性缴费10万便可入学。

这种自我感情的消耗,让我久久不能自拔。我盯着关上的电脑,感觉已经不认识自己了。每次我利用自己的弱点或者痛苦经历,来完成客户交给我的任务时,都感觉心中正有某些东西在慢慢消失殆尽。我也不知道自己期待从客户那里得到什么反馈

--她会从我的故事中感到痛苦,并质疑自己这种盗用他人经历来完善自己留学申请的行为吗?或者也许她会给我打个电话,感谢我为她而揭开尘封已久的伤疤,感谢我奉献出受伤滴血的心吗?

十九岁那年,她进入大学。她已经长大成人,命运本来是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了,然而她早就千疮百孔的人生才刚要显示出过去一直隐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沉痛!她所要面对的命运,在她无力招架过去就已经对她使出狠招,一直蹂躏着这可怜的人儿,但世人皆知,这个年纪是人生挑战的刚刚开始!

没过多久,她就给我回了邮件,里面只有两个字:谢谢。我立即就被这封邮件刺痛了,马上就回想起在二手店里买的那件穿上就浑身发痒的毛衣,以及我
如何在嘲笑我的同学面前哭了出来,而且越哭越痒、越痒越哭。就这样,我用400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自己,想到这里,我真想砸了面前的这台笔记本电脑。

美国大学录取申请里的语境真挺特别的。你必须写出他们所预期看到的某些特点,同时还得尽量避免那种过于刻板的陈词滥调。你最好是一个小心翼翼的
理想主义者,雄心勃勃又乐善好施,为人谦逊又诚实可信。以陌生人的语气出卖自己的故事,无疑会把你自己消解殆尽,尤其是碰上那种本来就没有什么同情心和谦
卑心的家伙时。每次招生季过后时,我都发誓不再干这行了,但最终还是打破了自己的誓言,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尽管我现在可以坐在这里否定一切,但
我也知道等秋天来临时,我还是会回到电脑前,挖掘我回忆里最不堪回首的一部分内容,然后用400美金的价格把自己出卖给这些来自中国的富二代们。

痛苦越来越清晰!命运像魔鬼一样伸出毒爪狠狠地撕扯着她的心脏,以及她的人生。

这所学校十分贵族化,许多人终日在这里消遣着自己的人生,但也不乏一些”丑小鸭”的影子,她们拼了命挤在这个队伍里,拼命追求着自己的信仰。

只有她,不知道来这里为了什么,也不知道活着是为什么。

许多男生喜欢盯着她看,就连有的教授也免不了用一种特殊的眼光看她几眼。她知道他们在看她的脸,看她的身体,用几年前那几个流氓的眼光,用她死去的继父的方式。

她明白了,她的世界里已经不会再有班长那样的目光。那种可以将她的人生照亮的目光。她只能在黑暗中孤独痛苦的结一生了,而这就是命运。

想到这,她不但没有悲伤,反而觉得这是命运给她的游戏,心里一狠,倒觉得充满了某种力量,具备了某种目标,禁不住嘴角露出一丝前所未有的微笑。这种微笑,平常人看到一定会觉得很可怕,但在那些心怀不轨的男人们看来,却认为是一种莫大的福利,将他们本来就不纯的心思变得更加欲火焚身,因为这是挂在一位成熟的美丽少女嘴角上的微笑啊。于是教授手中的教案滑落在了地上。

几个星期后,她完全掌握那位教授的微薄薪水,同时他面临名着声扫地。而她,照样是清纯美丽的女大学生,照样有许多男人前仆后继往她身上扑,然后陷进去,无可自拔。

很难想象,这位本该哭天喊地的人儿,在饱受人世的折磨后,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获得补偿,换来一种另类的笑容,令人唏嘘不已……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我以45度角仰望天空,在灰色空间下,看见一群孔雀正往东南飞去,五里一徘徊,仔细一看发现,不对,不对,那是麻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