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招聘岂能了事,定向招聘干部子女事件频发引发关注

新华网北京1月11日电(“新华视点”记者
杨金志、陈黎明、明星)近段时间以来,一些地方的机关和企事业单位被曝为干部子女“量身定做”招聘条件,甚至发生“老子招聘儿子”“在读学生拿事业编制”
这样的咄咄怪事,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质疑,被网友形象地喻为“一个萝卜一个坑”的“萝卜招聘”。

核心提示

近期以来,福建屏南、江苏句容、浙江上虞、安徽黄山和湖南怀化等地先后出现为领导干部子女“因人设岗”“定制招聘”的事件,引发广泛关注和热议,并被人们讥讽为“萝卜招聘”。
俗话说,一个萝卜一个坑,这本是自然法则。但就国家社会而言,哪些萝卜可以占这些坑,应依法依规、有序进行,这样才能保证招聘工作的严肃性、公正性。

专家认为,“萝卜招聘”赤裸裸地践踏公开公平公正原则,给社会结构、社会心理和社会风气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对于此类事件,仅有道歉和改正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依法依规、严肃问责到每一个徇私舞弊者。

近段时间以来,一些地方的机关和企事业单位被曝为干部子女“量身定做”招聘条件,甚至发生“老子招聘儿子”、“在读学生拿事业编制”这样的咄咄怪事,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质疑,被网友形象地喻为“一个萝卜一个坑”的“萝卜招聘”。

特邀嘉宾:文 锋 安徽省黄山市干部

招聘“荒诞剧”频频上演

专家认为,“萝卜招聘”赤裸裸地践踏公开、公平、公正原则,给社会结构、社会心理和社会风气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对于此类事件,仅有道歉和改正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依法依规、严肃问责到每一个徇私舞弊者。

竹立家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2010年12月底,一份名为《请求安排子女工作的报告》的文件在网上流传,报告人为湖南省冷水江市人事局长曹长清。报告请求该市市委、市政府领导“将儿子安排到市财政局工作”。报告上还附有冷水江市委书记刘小龙、市长何志光、常务副市长陈伟志的亲笔批示,同意并安排了报告事项。调查显示,曹长清的儿子是常州大学本科生,2011年才毕业,但冷水江市编办已同意将其录用至事业单位冷水江市财政工资统发中心。

现象

·治理者说

此后,作出过批示的冷水江市委、市政府负责人表示,组织上对曹长清进行了批评教育,他表示虚心接受组织的批评教育,愿意接受组织的处理。记者了解到,冷水江市编办取消了曹子的聘用资格;该市责成纪检、监察部门组成调查组,依法依规追究“相关责任人员”的责任。

招聘“荒诞剧”频频上演

招考程序应引入更多监督

近期,全国还有多个地方也相继被发现“萝卜招聘”事件。“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湖南省武冈市卫生系统2009年以来以“人才调动”“双向选
择”等方式,免试招进了一批工作人员,其中有十多名新进职工既无医学教育背景,也不具备调入事业单位的资格,不少人是单位领导干部的直系亲属。

2010年12月底,一份名为《请求安排子女工作的报告》的文件在网上流传,报告人为湖南省冷水江市人事局局长曹长清,报告请求该市市委、市政府领导“将儿子安排到市财政局工作”。

文锋

在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的“2010年乡财所和社区招聘简章”中,报名条件中有“父母有一方或双方在鹤城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等三项,被舆论指是为了照顾“官二代”。事件发生后,当地政府部门对招聘对象条件作出修改,不再设定父母身份条件。

报告上还附有冷水江市委书记刘小龙、市长何志光、常务副市长陈伟志的亲笔批示,同意并安排了报告事项。

从过去曝光的“萝卜招聘”事件来看,正是因为有了公开和透明,让更多的人“围观”监督,才保证了干部招考的公正性

而在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事业单位招聘中,招考部门限定徽州区户籍才有资格报考,29名入围面试者中有7名领导干部子女。负责招聘的干部表示,不
能因为是领导的子女,分数高也不录取;山区乡镇工作条件差,工资待遇低,招收本区户籍的人员更具有稳定性。此后不久,这次招聘方案被全部终止,原定的面试
取消。

调查显示,曹长清的儿子是常州大学本科生,2011年才毕业,但冷水江市编办已同意将其录用至事业单位冷水江市财政工资统发中心。

近段时间以来,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事业单位招聘“完完全全为领导子女专设”一事,被炒得沸沸扬扬。其实不仅黄山,最近接连爆出的“萝卜招聘”现象,作弊者往往都是基层领导。这是一种典型的以权谋私现象,不仅严重损害了政府形象,也助长了不正之风,后患无穷。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日前,安徽省巢湖市居巢区在2010年部分事业单位公开招聘中,只允许本区籍生源或父母一方在区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考生
报名。最近,在安徽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要求下,居巢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删去了不公平的招聘条件限制,并将1月7日截止的报名时间顺延到12日。

此后,作出过批示的冷水江市委、市政府负责人表示,组织上对曹长清进行了批评教育,他表示虚心接受组织的批评教育,愿意接受组织的处理。

我在基层工作多年,深知基层执政者在无监管空间下的权力有多大。过去存在过一段时间的顶班制度,使得基层公务员子女可以“子承父业”,在父母提前退休的前提下占住岗位,如今这个制度逐渐取消,而基层干部的子女仍然要就业,有点能力的还好说,没有能力的父母又不愿意送去大城市打工,那就只能想办法安排在身边了。如今财政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逢进必考,为官者只能为子女打通门路。

事实上,近年来“萝卜招聘”事件时有发生,甚至出现多起“父亲招聘儿子”的荒唐事。2009年7月,广东省东源县法院院长徐周定主持法院党组会
议,同意不经考试就招录自己的儿子徐行为工勤人员;2009年12月,浙江省平阳县电大招聘校长林传杯之子林廷耀担任教师,而此前的招考中仅林廷耀一人真
正参加考试,另外两人是林家请来的“考托”……

记者了解到,冷水江市编办取消了曹子的聘用资格;该市责成纪检、监察部门组成调查组,依法依规追究“相关责任人员”的责任。

应该看到,现在领导批条子进人的行为逐渐减少,这说明,我们的干部招考越来越透明、越来越公正,反映了时代的进步。但与此同时,也要看到,在考试程序上做手脚、通过钻政策空子来获取利益的却有增多趋势,令人担忧。

推倒重来:是“挡箭牌”还是“障眼法”?

近期,全国还有多个地方也相继被发现“萝卜招聘”事件。

防止这种新的腐败现象,对基层领导而言,不仅要求自己一身正气,同时也要管好家人和身边的人。打个比方,就算基层领导没有照顾自己的儿女,但是如果想把儿女留在身边,让他们就近参与公务员考试,领导身边的人自然会心照不宣,加以照顾,你能说这是公正的吗?

专家分析认为,近期发现的多起“萝卜招聘”事件,当地党委政府虽然都做了事后补救和处置,但是最要紧的是问责到底、问责到人。重新招聘等做法不能成为“免责挡箭牌”,更不能是“问责障眼法”。

记者调查发现,湖南省武冈市卫生系统2009年以来以“人才调动”、“双向选择”等方式,免试招进了一批工作人员,其中有10多名新进职工,既无医学教育背景,也不具备调入事业单位的资格,不少人是单位领导干部的直系亲属。

现在国家对干部层采取的异地交流等诸多办法,某些程度上能防止一些腐败,但是在我看来,根本办法只有两条:其一是领导干部的自律与他律,一方面领导干部要加强自身以及对亲人的管理和约束,避免“权力病”的传染,同时政府也要加强对于干部权力的监督与约束;其二便是让招考程序更加公开透明,从舆论上、程序上引入更多的民主与监督。从过去曝光的“萝卜招聘”事件来看,正是因为有了公开和透明,让更多的人“围观”监督,才保证了干部招考的公正性。

其一,到底向谁问责?华东政法大学教授、行政法学专家邹荣举例说,在冷水江市的“在读学生进事业编制”事件中,直接操办的市编办等单位工作人员
固然有责任,而且纪检、监察部门已经在依法依规追究“相关责任人员”的责任。但是,作出亲笔批示的市委、市政府领导是否也是违反了规章制度,是否也是“相
关责任人员”?

在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的“2010年乡财所和社区招聘简章”中,报名条件中有“父母有一方或双方在鹤城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等三项,被舆论指是为了照顾“官二代”。事件发生后,当地政府部门对招聘对象条件作出修改,不再设定父母身份条件。

·旁观者言

邹荣说,去年9月,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柳明桓因为“特招”女儿事件引咎辞职,值得我们认真对照。“如果不问责到底,我们就会成为一个‘集体无责任’的社会。”

而在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事业单位招聘中,招考部门限定徽州区户籍才有资格报考,29名入围面试者中有7名领导干部子女。此后不久,这次招聘方案被全部终止,原定的面试取消。

事业单位不能成为“特殊人蓄水池”

其二,“推倒重来”是否掩盖责任?邹荣表示,在多起“萝卜招聘”事件中,事情一旦被曝光,相关责任部门就倾向于取消原先已经进行的招聘,更改规
则后从头再来。“但是他们有没有考虑过,也有一部分寒门子弟是通过正当途径应考,千辛万苦通过了笔试的,让他们也‘陪绑’‘吃药’,这合适吗?”邹荣
说,“‘推倒重来’千万不能成为障眼法,把前面的‘暗箱操作’也都一笔勾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日前,安徽省巢湖市居巢区在2010年部分事业单位公开招聘中,只允许本区籍生源或父母一方在区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考生报名。最近,在安徽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要求下,居巢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删去了不公平的招聘条件限制,并将报名截止时间顺延。

竹立家

其三,别让“工资待遇差”“留不住人”成为搪塞理由。上海大学教授、社会学家顾骏发现,在多起“萝卜招聘”事件中,当地部门给出的解释都是,招
聘岗位工作艰苦,工资待遇差,本地人、本地干部家属更能安心工作,等等。“岗位艰苦不艰苦、工资待遇差不差,这个让应聘者自己判断;本地人、本地干部家属
更能安心工作,则是明摆着的地域歧视和身份歧视。”顾骏说,“不要轻视群众的常识、智商和判断力,否则就会成为老百姓口中的笑柄。”

事实上,近年来“萝卜招聘”事件时有发生,甚至出现多起“父亲招聘儿子”的荒唐事。2009年7月,广东省东源县法院院长徐周定主持法院党组会议,同意不经考试就招录自己的儿子徐行为工勤人员;2009年12月,浙江省平阳县电大招聘校长林传杯之子林廷耀担任教师,而此前的招考中仅林廷耀一人真正参加考试,另外两人是林家请来的“考托”……

如果任由这种“萝卜招聘”现象蔓延,我们社会的公共机构性质就会发生变化,变成一些人以权谋私的“土围子”

其四,必须重视细节这个“魔鬼”。“为什么大多发生在事业单位招聘?为什么大多在面试环节捣鬼?”邹荣解释说,相较比较规范的国家公务员考试,
事业单位招考没有全国统一的法律规定,各地各部门的自由度更大,更容易在这方面出台“土政策”,把事业单位当“自留地”。进入招考环节后,相较于标准化打
分的笔试,面试的可操控性更大,更容易打人情分。“我建议尽可能减少面试分数的权重。几分钟的时间,考官能问出什么来,能看出什么水平和能力?录用后不是
还有试用期嘛,这种检验总比面试要真实。”邹荣说。

声音

去年下半年以来,有多起事业单位招考不公遭到社会舆论谴责。这种违规招考操作过程,概括起来主要有三种表现形式:

治理招聘腐败:“不缺制度缺执行”

重新招聘不能成为“挡箭牌”

一是“因人设岗”,量身定做,先有萝卜后挖坑,是谓“间接安插”。典型案例是福建屏南县财政局、人事局为一副市长的女儿量身定做的“招聘条件”,结果是非她莫属。

湖南省委党校教授王学杰表示,“内部人控制”导致招聘异化,利用权力等照顾少数几个人的利益,伤害了社会的公平公正,伤害了大多数人的利益,也必然伤害政府的公信力,并导致社会阶层出现“固化”倾向。

专家分析认为,近期发现的多起“萝卜招聘”事件,当地党委政府虽然都做了事后补救和处置,但是最要紧的是问责到底、问责到人。重新招聘等做法不能成为“免责挡箭牌”,更不能是“问责障眼法”。

二是“量体裁衣”,把招考条件限制在特定人群,说白了就是特定在干部子女范围内,为“搞猫腻”留下空间,是谓“程序安插”。典型案例是发生在安徽黄山市徽州区、湖南武岗卫生局及湖南怀化市鹤城区的事业单位招考事件。

专家指出,我国关于公开招考的制度规范并不缺乏,当前的症结是“不缺制度缺执行”。王学杰说,虽然在制度设计上基本保证了公开透明公平公正,但有好的制度不落实或者不被监督落实,制度就会成为摆设,难以制约“暗箱操作”和权力滥用,这比没有制度更坏。

其一,到底向谁问责?

三是通过“领导批示”或地方“红头文件”直接安插干部子女到事业单位上班,是谓“直接安插”。典型案例是湖南冷水江市人事局,把尚未大学毕业的局长儿子安排在财政局一事业单位上班,并且有市里三个主要领导的批示。

顾骏教授则对记者表示,多起“萝卜招聘”事件本身是坏事,但是能够被网络和媒体曝光是好事。“不是说以前就没有这种事,而是现在人们可以监督的
手段更多了。”顾骏说,“与此同时,我们不能片面依赖事后曝光,毕竟这些只是冰山一角,而且都有‘迟到的遗憾’。预防和惩戒‘萝卜招聘’,关键还是要靠制
度保障和执行。政府的权威来自信任,而信任来自尊重制度。”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行政法学专家邹荣举例说,在冷水江市的“在读学生进事业编制”事件中,直接操办的市编办等单位工作人员固然有责任,而且纪检、监察部门已经在依法依规追究“相关责任人员”的责任。但是,作出亲笔批示的市委、市政府领导是否也违反了规章制度,是不是“相关责任人员”?

如果任由这种“萝卜招聘”现象蔓延,我们社会的公共机构性质就会发生变化,变成一些人以权谋私的“土围子”,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

邹荣说,去年9月,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柳明桓因为“特招”女儿事件引咎辞职,值得我们认真对照。“如果不问责到底,我们就会成为一个‘集体无责任’的社会。”

事业单位是为全社会提供公共服务的基本单位,也是具体落实国家法律和政策的基本单位,机构与人员的素质很重要,“萝卜招聘”的直接结果是事业单位成了特殊人的“蓄水池”,使公共权力的行使质量下降,社会的公共服务水平下降,公民的生活质量和社会安全感下降,对政府的信任度下降,侵蚀社会和谐,甚至可能动摇我们党执政的合理性基础。

其二,“推倒重来”是否掩盖责任?

要遏制事业单位招考过程中的“特权腐败”,说到底有三条:第一,着力招考制度建设,目标是向公务员招考制度学习,使一些人无机会钻空子;二是招考过程公开透明,使一些人不能钻空子;三是严格监督和惩处,强化问责制,明确以权谋私、特权腐败就是“犯法”,而不是“违纪”,轻者开除公职,重者司法处理,使一些人不敢钻空子。

邹荣表示,在多起“萝卜招聘”事件中,事情一旦被曝光,相关责任部门就倾向于取消原先已经进行的招聘,更改规则后从头再来。“但是他们有没有考虑过,也有一部分寒门子弟是通过正当途径应考,千辛万苦通过了笔试的,让他们也‘陪绑’、‘吃药’,这合适吗?”邹荣说,“‘推倒重来’千万不能成为障眼法,把前面的‘暗箱操作’也都一笔勾销。”

总之,对于事业单位招考过程中特权现象的危害,要有明确认识和高度警觉,惟其如此,我们的执政理念才能落到实处,社会的公平正义才有保证,我们的执政地位也才会更加巩固。

其三,别让“工资待遇差、留不住人”成为搪塞理由。

上海大学教授、社会学家顾骏发现,在多起“萝卜招聘”事件中,当地部门给出的解释都是,招聘岗位工作艰苦,工资待遇差,本地人、本地干部家属更能安心工作,等等。“岗位艰苦不艰苦、工资待遇差不差,这个让应聘者自己判断;本地人、本地干部家属更能安心工作,则是明摆着的地域歧视和身份歧视。”顾骏说,“不要轻视群众的常识、智商和判断力,否则就会成为老百姓口中的笑柄。”

其四,必须重视细节这个“魔鬼”。

“为什么大多发生在事业单位招聘?为什么大多在面试环节捣鬼?”邹荣解释说,相较比较规范的国家公务员考试,事业单位招考没有全国统一的法律规定,各地各部门的自由度更大,更容易在这方面出台“土政策”,把事业单位当“自留地”。进入招考环节后,相较于标准化打分的笔试,面试的可操控性更大,更容易打人情分。

“我建议尽可能减少面试分数的权重。几分钟的时间,考官能问出什么来,能看出什么水平和能力?录用后不是还有试用期嘛,这种检验总比面试要真实。”邹荣说。

症结

治理招聘腐败:“不缺制度缺执行”

湖南省委党校教授王学杰表示,“内部人控制”导致招聘异化,利用权力等照顾少数几个人的利益,伤害了社会的公平公正,伤害了大多数人的利益,也必然伤害政府的公信力,并导致社会阶层出现“固化”倾向。

专家指出,我国关于公开招考的制度规范并不缺乏,当前的症结是“不缺制度缺执行”。

王学杰说,虽然在制度设计上基本保证了公开透明公平公正,但有好的制度不落实或者不被监督落实,制度就会成为摆设,难以制约“暗箱操作”和权力滥用,这比没有制度更坏。

顾骏教授则对记者表示,多起“萝卜招聘”事件本身是坏事,但是能够被网络和媒体曝光是好事。

“不是说以前就没有这种事,而是现在人们监督的手段更多了。”顾骏说,“与此同时,我们不能片面依赖事后曝光,毕竟这些只是冰山一角,而且都有‘迟到的遗憾’。预防和惩戒‘萝卜招聘’,关键还是要靠制度保障和执行。政府的权威来自信任,而信任来自尊重制度。”

据新华社北京1月11日电

近期案例

2010年11月,福建省屏南县财政局招聘人员,招聘条件是“普通高校全日制应届本科毕业生,获得国外学士学位,国际会计专业,大学英语四级,屏南户籍,女,年龄25周岁以下”。应聘成功者父亲为宁德市副市长。此事被报道后,已聘用人员被取消聘用资格,屏南县财政局长和人事局长也双双被免去职务。

去年10月,浙江省上虞市招商局的一则招聘公告引人关注,要求条件:具有浙江省户籍、2010年8月1日前在国外取得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和学位、专业英语八级、年龄在30周岁以下。最终拟录用者王溯父母均在上虞市政府部门担任要职。网民感叹太像“量身定制”,不过有关部门回应称招聘条件符合岗位的特殊性。

去年年底,江苏句容市政府接待服务中心公务接待人员的招聘条件被指疑为“量身定制”:“女性、身高1.63米以上、具有两年相关工作经验、限句容籍户口。”此外,面试分值占比高达70%。据称该条件几乎是为该市一名副市长的侄女王某量身定制,王某也顺利通过报名资格审核。媒体报道此事后,句容市有关部门紧急决定取消了这个岗位的此次招考。

Leave a Comment.